莉婭-2017年8月8日水瓶座月食-人工智慧

此次月食發生於台灣時間2017年8月8日2:10,水瓶座15度25分。

就是它!長久以來最值得期待的食相季以這個月偏食拉開序幕。東歐、非洲、亞洲和澳大利亞地區能夠觀測到此次月食。

月食總是發生在滿月時,月亮與太陽彼此對沖。像其他任何滿月一樣,月食也是頂點、決定與危機的時刻。滿月會使問題到達緊要關頭。

月食發生時,地球處於光線之間,將陰影投射到月球表面。這就產生了有趣的象徵。月亮代表我們的情緒、直覺、無意識與習慣行為。但地球是真實可靠的,是我們依賴的實體。

當地球的陰影投射到月球上時,我們的感受就變得真實有形。我們可以棲息在自己的情緒中並在實際層面進行處理。地球陰影在月球表面投射的通路看上去就像我們能一下子看全月相變化一般。這是快速處理、迅速的結論。月食就像是一次情緒的重新設定。

此次月食出現在水瓶座,與南交點相連,但沒有形成合相。南交點位於水瓶座24度,月亮位於15度,就占星意義上的合相而言兩者距離過遠了,但在天文學上卻近得足夠形成一次月偏食。當新月或滿月與月球交點之間的距離小於18度時,就會形成食相。由於這次是南交點月食,因此就帶來了釋懷與放手的主題。

水瓶座月食落入世俗盤的11宮。在世俗占星中,這個宮位相當於國會、地方議會及國家的盟友。在個人層面,我們會審視自己的聯繫——朋友、更寬泛的團體、在社會中的地位以及一起共事的人。本命盤中的11宮也涉及長期目標與優先性。

水瓶座的特質與一切進步的、新的、不同的、獨創的和革新的事物有關。從消極方面講,水瓶座為會了反叛而反叛,反抗與好奇盤踞在其思想中(水瓶座是固定星座)。這個星座天性客觀,但另一方面也會變得過於疏離,以至於失去連接、孤立或邊緣化。水瓶座會是可愛的怪胎或者有些古怪。月亮強調了涉及團體、社會與進步觀的議題。

月食與木星相拱表示我們有機會擴張並發展與他人的關係。這個相位說:“聯合比分離好”。問題是,月食同時與火星對沖。

激烈的火星近來一直很活躍,觸發了諸如土星刑凱龍星、木星刑冥王星等重要相位,同時也捲入了月相星盤。空氣一直在加熱,各處都不乏大火與熱浪的強大主題。火星再度提升了溫度。聯合讓我們變得更好,但我們也會面對衝突。

雖然月食與木星相拱,但木星本身也處於最後一次木冥刑相位中。除了月亮與太陽對沖以外,這就是本星盤中最緊密的托勒密相位,因此也參與創造了一部分背景。大的(木星)轉變(冥王星)將要發生,但同時也有大型的權力博弈上演。

同時,獅子座火星與太陽相合,產生了對於關注的強烈願望。就像是擠到前排確保每個人都看到自己一般。從積極方面講,日火合表明我們願意冒險,從消極方面講,就是反叛甚至是魯莽。若將水瓶座的反叛與火星的急躁結合起來,再加上獅子座的表演傾向,月食就會表現得如同青春期暴怒發作一般。

水瓶座/獅子座的相互作用表明這是團體(水瓶座)與個體(獅子座)的對抗。木星希望每個人和睦相處,相互妥協拿出雙贏的方案,可在幕後,木星卻被更大權力的希望所強迫。月食與木星相拱也就變成了狡猾的推動者。

由於水瓶座傾向於抽離自我,因此一些人會忍不住因他人過於冷酷而憤怒。水瓶座被推至強度極限時會變得機械,再沒什麼比試圖聯通業已“斷電”的人更困難了。關懷使我們免於失去人性。與團體的差異感或需要發展空間會引發憤怒——抑或是勇敢地打破僵局爭取自由。

形勢已經足夠複雜,但月食還有另一層“陰謀”。月亮與海王星成十二分相——如此宏大背景中一個看似微不足道的相位。海王星低聲訴說著還有更高的理想,我們需要聆聽直覺的低語。

它提醒我們彼此相連,我們的一切感覺都是集體無意識的反射。這個相位的價值在於月食的守護星天王星即將與海王星成八分相(8月11日),這是兩個星體間的第一次八分相,到2019年一共會出現5次。

天王星與海王星上一次相遇是1993年的合相。我們開始創造結構(摩羯座)以建立創新的(天王星)理念(海王星)。兩年前誕生的互聯網還處於初始階段,但通過技術(天王星)將所有人連接在一起的夢想(海王星)日漸活躍。我們對未來有著崇高的理想與足夠的願景、天才與想像力。現在的八分相是那次合相之後兩顆星體的首次相遇。

天王星與海王星也在談論精神(海王星)進步與覺醒(天王星)。這個八分相就像是檢驗點,看看科技進步是否與精神進步相匹配。此次月食強調了技術在人類生活中的地位及其帶來的幫助或阻礙(或二者兼有)。

更令人著迷的是,當天王星與海王星彼此接近時,媒體也爆發了有關FACKBOOK AI的故事。這些AI本是為了解決問題而製造的,可當它們開始發展出人類無法理解的、屬於它們自己的語言時,實驗就迅速中止了。

兩台AI就一筆交易開始了溝通……

此次月食的薩比恩徵象為“大企業家坐在辦公桌前”。

也許屆時我們會看到自己生活中交易的中止——那些我們為了適應而做出過多妥協的地方、或是為了追求自我獨立道路而與團體分離。大企業家的等級表明我們需要更有條理。我們需要俯瞰進行中的一切。

我們需要能夠退後一步,摒棄多愁善感,謹慎看待現行秩序(包括個人與集體層面)。很容易忘掉代表宗法的土星也是水瓶座的守護星,但這個等級是強大的暗示。就像機器人是由人類的手程式控制一般,秩序也是由上層社會的人所制定的。也許必須檢視我們在哪裡進入了機械操控模式,為了生存而關閉了情緒。

這次月食強調了我們在進步觀念上的衝突。一個人的進步可能是另一個人的倒退。人工智慧、人類智力與情緒智力都要進行討論。團體的分化更加明顯。水瓶座的兩個守護星都在逆行,因此我們甚至必須首先倒退才能真正前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