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婭-2016年天秤座新月-主觀感受

​莉婭懷特豪斯,英國占星師、占星專欄作者,專業占星網站及小行星資料庫創始人、撰稿人,主業占星和塔羅解讀。

轉載請注明星譯社及譯者找到組織了

莉婭-2016年天秤座新月:主觀感受——譯者:@執迷不悔的LEO

2016年天秤座新月發生於北京時間10月1日08:11,天秤座8度15分。

“你好,你好,你好”天秤座在聚會中流暢地與眾人挨個握手,閒聊並締結關係。這個優雅的星座高度意識到自己的社會地位和外表就是一切。作為風相星座,我們在此結下的關係具有理性的品質,極少會突破表面進入更深的物質層面(那是它的鄰居天蠍座的使命!)。天秤座更願意保持甜美。

在天秤座我們遇到“另一個人”——無論是愛情伴侶、商業客戶還是公開的敵人。在對方身上,我們能看到自己一直被否認的個性層面——哦,我不喜歡她,她太挑剔了!我不喜歡他,他太庸俗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好惡,然而我們能從自己強烈的反應中讀到更多內容。

通常而言,天秤座要我們通過瞭解自我來學習如何應對他人。對內在自我的認知越多,人際關係就能夠運作地更輕鬆。在天秤座,我們學著妥協、談判、尋求共贏。這個星座強烈主張每個人的平等、公平與正義。此時,我們要尋找自我的中心,也要檢視你對自己是否公平。天秤座的陰暗面是陷入過度妥協的行為,在最壞的情況下變為相互依存。

新月與慷慨的木星相合,所以我們回到之前提到的聚會氛圍。木星剛剛進入天秤座,在經歷了處女座時期所有的自我提升之後,是時候發展人際關係了。木星在此使我們想要留下深刻的印象——木星會放大其所觸及到的一切——也許我們想讓他人看到一切都好。“絕對沒問題!”木星吼道,當然,他確實幫我們看到值得肯定的地方。

新月的困難之處在于它于火星和冥王星相刑。木星和冥王星正逐漸形成刑相位,雖然現在它們還沒有進入到成相的容許度範圍之內。但月亮將他們聯繫起來,使我們領略到他們的潛力。新月與火星和冥王星相刑,這與天秤座的漂亮美好完全對立。我們想感到強大(火星),感到控制(冥王星),但我們不得不妥協(天秤座)。這令人沮喪。沿途的某處,天平已開始失衡,無論我們多麼努力地與積極層面合作,都不得不應對衝突和力量失衡。

但這可以用天秤座的風格來解決。要找出我們沒有堅持自己權利的地方,以及在何處放棄了自己的力量。木星介入的挑戰在於人們傾向於評判,與火星和冥王星相刑可能使這種評判過於嚴厲。即將到來的木冥刑會挑戰極端信仰,迫使我們放寬視野來接納更多真相,而不僅僅是唯一。

月亮也與海王星成梅花相,並與土星成六分相。在社交層面,會因現實刺穿幻想而產生一些尷尬時刻。海王星就像是魅惑的符咒,它的突然消逝讓我們現出原形——但土星會說:“這沒什麼”。他引導我們以誠相待,也努力看到他人的真實面貌。那樣一來我們就能真正挖掘木星的潛能,發展對彼此的良好認知。土星就是這輛快散架的自行車上的穩定器。

新月的守護星金星與慈悲的海王星形成流暢的拱相位,所以關鍵是無條件的愛。我們不需要偽裝,做真實的自己才能相連。雖然火星和冥王星會讓我們顯現出通常認為“邪惡的”一面,但接納缺點與差異才可以長遠地創造和諧與真正的靈魂融合感。

金星和海王星都與藝術相關,新月的薩比恩徵象為“美術館專用房間的牆上掛著三位‘早期的繪畫大師’”。

這使我想起多年前與朋友一道去泰特現代美術館參觀的事。朋友喜歡現代藝術,現在我當然也能欣賞一些了,可在當時,我真的無法理解他怎麼能站在那兒凝視著那幅畫——巨大的白畫布上只有兩條黑線。這著實讓我生氣。“我也能畫,”我抱怨道,並且因朋友的回答而越發惱火,“是的,但你沒有畫——這就是重點”。

當時我並不願意多想自己為什麼會因看到這種“愚蠢的”畫而生氣,也不願意深究為什麼朋友對這幅畫的喜愛會讓我感到渺小。我單純將自己的否定投射到他和那幅作品身上,用內心強烈的呐喊“這不是藝術!”來抑制自己的陰暗面。同樣,當我沉浸在早期繪畫大師的作品中時(不論怎樣,給我波提切利!),朋友雖然態度恭敬,但也無動於衷。無論對人還是藝術,美都是個人的主觀感受。

但我們能訓練自己的眼睛來看到之前不曾注意到的細節——就像藝術家在戀人的髮絲中看到最細微的鎘黃線索一般。雖然木星涉及宏觀格局,但剛剛結束的處女座週期表明他的頭腦中還有細節的蹤跡。我們能學著發現曾經錯過的東西,學著用藝術家的眼睛欣賞彼此,欣賞全面的性格與表現,並在從未想像過的方式中發現美的存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