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伯-一週星座情感運勢2016.8.4-8.10

Rob Brezsny羅伯本茲尼,美國著名占星師,國際頂尖占星師之一,也是作家、詩人、音樂人、社會活動家,與好萊塢人士有親密交往,本人也曾出演電影,還是威比獎的評委之一等。運勢為心靈指引,認為境由心生。運勢風格偏心理指引。——來自星譯社

白羊座——譯者:劉小貓

首先,我要為我即將告訴你們的太多的好消息來道歉。如果你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我並抓住你的懷疑論來質疑你。但是我真的希望你知道,每一個預測都有著占星學上的理論來支持。準備好接招了嗎?1.未來幾週,你可能戒掉一種消耗你生命的嗜好;2.你可能開始一個健康的愛好;3.你可能會意外得到一個蠻棒的機會,而你之前擔心可能無法得到;4.你可能回想起重要的決定性事情,之前你忽略了它造成了一些問題;5.你可能喚回了自我的魔力,幾個月前你把自己逼得太狠而浪費掉了它們。

Terence McKenna曾說:「魔法的真義在於世界是由語言組成的,如果你熟知了組成這個世界的語言是什麼,你就能成就任何你希望的事。」

而對於這個假設,我的版本是:你最終所在的世界,在某種程度上,依賴於你所運用的語言。

你希望在一個貧瘠而混亂世界呼吸和生活麼,沒有道理可言,也沒有人真心愛他人的地方?如果想,那就去說不經意識的話,去懶得表達自己,也懶得去表達自己真實的想法,就堅持地擁抱自己想像中的憤怒想法,並持續地把他們在具體生活中實現出來,在自己的腦海裡一直有著憤怒的想法,展示出你的無聲的詛咒直到永遠。

還是你更願意住在一個這樣的世界,四處流動著感悟和真諦、有趣的巧合、神秘的和諧?那就目光如炬地運用你的辨識力,用心地去表達你的語言,隨時準備好為你眼前出現的奇異代碼命名。將你的想像力變成一個充滿熱情、無所不能的實驗室,把你的夢想變成無形的烈火,為你創造的事物賦予神秘而艷麗的光芒。

金牛座——譯者:硬糖

八月是接納金牛的月份。這與所有金牛有關,無論孤兒,背井離鄉還是斷絶往來的叛逆之人。即使已有模範父母為榜樣,當前的星象建議你從睿智的長者那裡得到更多的支持與指引。我建議金牛大膽的去追尋那些值得信賴的監護人及資助你的人。尋找導師或者教母。向那些有類似背景一路走來讓你想追尋的英雄人物們尋求建議,你們已做好接受訓誨以及接納之前無法接受的方向指引。

在神秘莫測的愛情中我想要自由,

當世界再次開始我想變的勇敢,

我想要覺醒並且傾聽,熱愛生活並擁抱死亡,

我想你陪在我身邊。

我希望所有的孩子都有足夠食物,

我希望所有憤怒的人能摧毀自身的痛苦,

我希望所有人都開心,瘋狂投入,保持真實,安然無恙,

我希望所有人都被愛著。

雙子座——譯者:Mr.D

如果牡蠣裡進入了一隻寄生蟲或者其他異物,它的免疫系統會分泌碳酸鈣,將入侵者層層包裹。最終可能會形成一顆珍珠。我覺得這也可以拿來作為留給你的一個比喻,而你則會在未來幾天體會傷口上的又一把鹽或是其他的切膚之痛。但在你過早做出任何結論以前,我得說清楚,這並不是所謂「殺不死你的東西只會令你更加強大」之類的陳詞濫調。切記珍珠代表著美與價值,而非力量的象徵。

熱帶雨林的一棵樹在死亡倒塌之後,需要漫長的時光才會腐爛分解。而當分解時,它就為其他植物的生存提供了養分。

你可以想像一下自己坐在雨林當中注視著這樣一種場景。你會用什麼樣的措辭來描述它?你會一面糾結於這顆腐爛的樹,一面無視其中煥發的新的生機。如果你這樣的話,你就只是在模仿一眾現代記者、小說家、電影電視製片人的視角。他們堅定地相信,苦難、混亂、破敗、悲劇的劇情本質上比勝利、解脫、愉悅、智慧的劇情更加有趣。

德國演員尤杜基爾在幾年前的一次訪談中這樣總結:「邪惡是沒有止境的,」他狡獪地嘲笑道,「邪惡沒有止境,但善良有。因為善良沒有邪惡有趣。」

200年前,英國詩人濟慈曾經寫下「美即是真」的詩句。但如同尤杜基爾這樣的人並不認同濟慈。他們覺得,如果不夠醜陋,才不夠真實。

巨蟹座——譯者:兔小西

你真是撞大運啦!接下來我要給你的建議你要去別處買的話通常得花好大一筆錢了!但是因為巨蟹們正在顯露出準備好去攻克自己壞習慣的跡象,我決定這些寶貴的建議都免費啦。我想要鼓勵你!下面是我關於你所應該關注事情的想法。(但要記住我並不預期你在這些方面達到絶對完美。)1)戒掉那些對自怨自艾和戲劇化的悲情主義感覺的沉溺;2)切斷與那些對你抱有負面印象的人的聯繫;3)無論你在何處看到對自我較低的預期在橫行,你都要超越它;4)不要把寶貴的生命浪費在令人洩氣的想法和酸楚的意見上。

在瀑布之下裸體冥想。

重過一遍童年的最後一天。

啜飲所愛之人的眼淚。

反抗你的星座運程。

在羅馬尼亞開一家奢華的孤兒院。

在雨中採摘藍莓。

為某位行事不光明正大的律師感到抱歉。

試試看你一口啤酒能噴多遠。

給你自己再多一次機會。

夢想著在神龍護衛的柏拉圖洞穴裡偷取長生不老之桃。

在月食之日給自己邪惡的那一面寫一封情書。

唱你人生中聽到的第一首歌。

獅子座——譯者:找到組織了

幫助雛鳥孵化對它並沒有好處。為了健康起見,它需要自己啄破蛋殼。它需要運用自己所有的活力與意志力開始新生活。這是一個很好的隱喻供你思考。當你逃離溫暖的保護殻向著靈感飛躍時,最好儘量依靠自己的本能。那些願意提供幫助的友好人士會無意中遮蔽你通向原始智慧的道路。要深入而廣泛地相信自己。

羅賓·諾伍德的勵志書《愛得太多的女人》涉及的是一個近幾十年來發揮很大作用的主題:若你對一個不懂得珍惜的人過於慷慨、甚至損害了自我需求,你就會使自己變得病態。

另一種觀點源於布萊茲·帕斯卡爾,他說:「若你愛得不夠多,就說明你還不夠愛。」他首先提出了心理健康的利他主義者概念,卻被普羅諾亞型情人*當成理想的典範牢記於心。

你得自己決定該向哪一種觀點邁進,是諾伍德還是帕斯卡爾。制定策略來執行你的決定,之後採取行動。

(譯者注——*普羅諾亞型情人:pronoia lovers,在心理學上pronoia是和偏執狂paranoia相對的概念,偏執狂傾向於認為週遭一切都在密謀反對自己,pronoia人則認為週遭世界都是在為自己好。)

處女座——譯者:斯夫

我聽說你最近開始厭倦了和魔鬼較量,這是真的嗎?我希望是。當你放棄這些徒勞鬥爭的時候,你會符合條件去獲得一種你以前從沒想過的獨特的自由。這裡有另一個我從風中捕獲的傳言:你厭倦了某件長久以來你用來激勵自己的傷心舊事。我希望這也是真的。只要一擺脫這段傷心舊事,你就能喚醒自己去到一個你之前眼盲看不到的舒適閃耀的情境裡。這裡還有一個我從小道消息上聽來的故事:你就快意識到你對一個平凡寶藏的關注分散了你對另外一個更豐富的寶藏的注意力。神啊。

大多數人都太天真了。傳統的看法認為天真屬於孩子,傻瓜和那些對現實生活裡的困難缺乏智慧和經驗的菜鳥。

但是「美麗與真理實驗室」發現了一種不一樣的天真。它建立在一種認為世界一直在變的理解之上,所以認為每天都值得被全新看待。這種不一樣的天真被一種頑強的意志所推進,要去清理之前所有先入為主的成見。

「無知是什麼都不懂卻被美好所吸引」,克拉麗莎-艾斯蒂斯在《與狼賽跑的女人》一書中寫道:「 天真是知曉一切並仍然被美好所吸引。」

天秤座——譯者:爬爬

有沒有可能出路就是來路呢?而我們所謂的「錯誤」答案與正確答案其實別無二致呢?而成功,事關重大的那種成功,只會在你採取了從上倒下由內而外的視角後才會發生呢?從我的觀點來看,這些問題比較公正的答案都是「是——的——???!!!」——至少現在是這樣的。我認為最有幫助的方法從不會如你傾向於去相信的那麼簡單也沒那麼難。

這是個完美的時刻。我說這是個完美的時刻是因為我曾受靈感啟發而說出大段的祈禱文。我曾得神諭說出了大段啟示性治癒祈禱文給大家——即便是那些不相信祈禱力量的人。

哦!女神,是你讓我們的愛與痛混雜,從而讓我們的道德總是搖搖欲墜:

我祈求你說出熱烈的愛的咒語,讓詛咒了我們所有人無法變得智慧和性感的壞想法和蠢決定都作廢吧。

請移除、放逐、消滅,笑著忘記任何附著在我們身上的厄運吧,不管我們究竟蒙受這些厄運有多久了,即使我們還沉溺於與厄運那醜惡的友誼中。

請施法變出一個保護場庇護我們吧,這樣在未來,當我們處於可能招致厄運的危險中,便能提早得到警示。

天蠍座——譯者:夜雨成秋

你的力量似乎讓一些人不舒服。我不希望這成為你的一個問題。也許在其他時候,你可以通過適當收起一些你展現出的影響力來解決這個問題,但不是現在。如果你不表現出你是有能力的並且一直努力地追求卓越,那你對自己是有罪的。儘管這樣說,同時我也要勸你監督自己的行為,不要表現出過度的驕傲。當你展現自身真正的榮耀時,你所面對的一些阻力,也許是由於那份榮耀的光芒所投射出的陰影。你可能傾向於認為為了達成高尚的目標,隱秘的操控是允許的。所以請你懷著最大的同情心與責任感去運用你的影響力。

我愛你,我愛我,我愛你和我在一起。

我愛我們,我愛他們,我愛我們和他們在一起。

Rilke曾說:「對一個人而言最難的一件事就是愛別人。所有其他事情都只不過是為愛別人這件事做的準備。」

Teillard de Chardin曾說:「在我們熟知了風、波浪與地心引力之後的某一天,我們將按照神的指引駕馭愛的能量;而到了那時,在世界史上,人類又一次發現了火苗。」

Leo Tolstoy曾說:「我洞悉一切,只是因為愛。」

Pascal曾說:「如果你不是愛的太多,就一定是愛的不夠。」

Emily Dickinson曾說:「你只有愛過,才能真正成為你自己。」

你和我說:因為我們愛紅頸蜂鳥在李子樹的花朵中採食花蜜,愛銀色的月光灑在天鵝、火山與麥田之上…

射手座——譯者:Pa

你是否真的能想像,未來你愛的人們會被充分訓練好而來?你是否幻想早晚你能讓他們在控制中,淨化他們的不完美,心電感應般回應你的每一個情緒?如果是這樣,現在就是一個好時機,去面對事實,這樣的渴望是不可能被滿足的。你終於有了這樣的沉著冷靜,去接受你愛的人們就是他們本來的樣子。不巧的是,這種調整反而會讓你更聰明,更容易在親密關係中激起深情的愉悅。

很多人談起童年,他們強調的都是疏離,創傷的經歷。避免提及過往裡的愉悅記憶甚至都成了一種時尚。憤世嫉俗的流行,這種對童年的態度似乎是不實的證言,而不是客觀事實的反應。

你早期遭遇的痛苦對你的精神缺失造成了挫敗,我並不是要故意貶低。但隨著你勘測了普露娜亞的誓言(將宇宙與天意是為同等),讚頌你早年間的天賦是非常重要的:所有幫助性的相遇,友善的傳授,簡單的慈善行為,那些曾幫助你綻放的事情。現在請一定要記得它們。

摩羯座——譯者:hans

下週,你在打掃廁所的時候,可能經歷神蹟降臨。你可能在愛撫一頭驢子,或者付帳單,又或者在銀行排著長隊的時候,腦中閃現出一個難纏問題的解決方案。明白我的意思嗎,摩羯?我現在或許在使用隱喻,或許沒有。你可能在大嚼甜甜圈時,冥想著一場完美風暴。你在夢中高高飛躍大地時,可能偵查出地上一堆垃圾中埋藏的珍寶。如果我來給你眼前的未來起個虛構的標題,或許會是「在褻瀆中發現神聖」。

世界是不是一個危險的,混亂的場所,它不存在固有的目的,它運作得像台失靈的機器,並且從本質上對你的幸福有害?又或者,你是不是被助手環繞,而身處的友善宇宙為了讓你變得更精明,更狂野,更善良而給你挑戰!答案可能取決於,至少在某種程度上取決於,你相信什麼是真的。

規劃一系列的試驗,讓你客觀地檢驗這個假說——宇宙在謀劃幫助你。

水瓶座——譯者:腦洞少女

為卸下我的偏見,我已努力多年。值得表揚的是,我甚至設法對我之前妖魔化的人們醞釀惻隱之心,比如福音派基督徒、醉酒的莽漢、傲慢的大腕兒和職業政客。但我必須承認,對有一群人,我仍然固執己見:超級富有的銀行家。我倒希望我能將和藹可親的公平性延伸到他們那兒,哪怕只有一點點。水瓶座,你呢?你是否懷有任何墨守成規的偏見、使你真實看待生活的能力下降了?你是否將某些狹隘的觀點和先入為主的論斷徹底合理化、使你的心永遠關閉?如果是的,現在是消融障礙、將你的想像力伸展到遠遠超出之前限制的好時機。

你是個明星——我也是。我是一個天才——你也是。你的成功鼓舞我的光芒,我的魅力增強你的力量。你的勝利勿需建立在我的失敗上,反之亦然。

這些都是新世界的規則——與舊世界的有天壤之別。舊世界裡,零和博弈是常態,而且每次博弈,我們只有一個人能贏。(譯者註:零和博弈(英語:Zero-Sum Game),與非零和博弈相對,是博弈論的一個概念,屬非合作博弈。零和博弈表示所有博弈方的利益之和為零或一個常數,即一方有所得,其他方必有所失。在零和博弈中,博弈各方是不合作的。)

在新世界,你不必貶低你的實力、或為你的出色技藝有所抱歉,因為當他人大放異彩,你也真心熱愛高興。你為自己的傑出由衷開心,而不將其視為內在的優越感體現。隨著你的內在越來越成熟,你會啟迪我們其他的人,更願意展示自我的獨特光芒……

雙魚座——譯者:劉小貓

你是否正徘徊在十字街頭的中間,不安地移動,卻不知道哪一個方向才是通向你甜蜜的命運終點?你是否頭腦中有太多的理論遊走,而堵塞了你的直覺?你吸收了過多的「專家」意見,以至於讓你找不到自己的核心價值?是時候改變這一切了。你已經做好了悄然爆發的準備,讓自己在現實中清醒過來。第一步:關掉所有噪音。去除所有藉口。清除所有焦慮。問問你自己:「到底什麼才是通向心靈的道路?」

我對你的要求:成為我慢動作的舞蹈。成為我生日時的地震。成為我佛蒙特州牧場中間,大理石的旋轉樓梯。成為我酒吧高腳凳的倒立,成為我在小丑學校旋風般的一週,成為我在西爾斯買T時與薩滿巫師開的玩笑。成為我最後一個理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